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们的激情第一次
我们的激情第一次

我们的激情第一次


  十五岁那年,正直发育期的我总是对性特别的感兴趣,但苦于没有机会深入了解。进入青春期以来对性唯一的概念就是从同学那借来的色情武侠小说里知道的模糊情节,而且由于平时比较内向,也不被女孩子注意,所以自己有些自卑,第一次遗精就被吓了个半死。


  记得是上初二开始我长个子了,喉结也开始突出,声音变的低沉,最令我吃惊的是,下身居然有毛长出来。那时我成天对着黑板发呆,脑子时不时就蹦出些怪异的想法,而且我发现自己总不自觉地看女生的胸部和腿,有时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怎么老有流氓的倾向呢?


  有一次我的同桌穿了一件没袖子的连衣裙,她是我们学校田径队的短跑选手,由于常运动吧,胸部发育的特别的快,按我的记忆尺码和现在日本的小池荣子有一比。追他的男生得有半个班,主要是她长的是那种比较狐媚的类型,她留过级,岁数比我大两岁,平时总把我当小屁孩儿看待。


  上课时,她就睡着了,不知不觉,裙子的肩带松了,垮垮地从肩头垂下来,我本来还在听课,无意识地一扭头发现她的半边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的可视范围之内,腾地我的脸就红了,我急忙移开视线扫了一下周围的人,由于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谁都没注意她的「无边春色」。


  起初我还强制自己继续听讲,但心里就象小猫挠一样痒,终于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这一眼叫我终身难忘(直到后来我参加她的婚礼,想起来还怪怪的)。


  请大家理解,男人有时就是这样控制不了自己。


  只见雪白的肩膀下,胀鼓鼓的乳房洁白无暇(感谢湖南的水土养出如此细腻的皮肤,即使风吹日晒地训练也没让她的皮肤变黑),由于买的BRA不够大加之带子很松,估计是尺寸赶不上发育的速度,又嫌箍得太紧不舒服,她的半个咪咪已经完全从罩杯里脱离出来,粉红色的乳晕和肉嘟嘟的乳头象含苞未放的花蕾一样娇艳挺拔。全身的血液立刻冲向了我的头顶,下身也胀的厉害。


  年少的羞涩让我惊恐地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她,她睁开惺忪的双眼整理好了衣服。不想老师正好对她提问,她狼狈地不知所措,我做贼心虚地把书摊开让她念答案。事后她还感激地说,够意思,以后老师有事继续提醒她。


  初三时,学校里传遍了她和一个高中男生的情事,据说还发生了多次的关系,那凭空臆想的细节说得还有鼻子有眼。很多老师同学都开始鄙视她,她很苦恼,时常独自落泪。我平时和她话很少,所以她也不觉得我冷落她。


  我看她难过,也挺同情她的,可能心里也有内疚吧(毕竟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有天,她又被隔壁班的男生给气哭了,她还打了那人一耳光,我看着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实在有碍观瞻(但凡漂亮女孩哭的样子都极难看,什么梨花带雨,都是扯淡),就把手巾递给她用。那天她特感激我,而且以后也对我特别好,在也没叫我小屁孩什么的。


  毕业前的一个月,她已经联系了单位的技校(我们建筑系统的子弟都可以直接上本单位的技校),就不再上课了,而我正准备中考,还在埋头苦读。有一天周末,我正在班上自习,她来了,打扮的特别清爽,白色的裙子带着兰色的小花,后面的头发挽成一个短辫子,前面两缕刘海儿分别垂在脸的两边,就象里的贝璐丹蒂一样美丽温柔。


  她开门见山地约我出去,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胡里糊涂地就跟着她溜出了教室。来到操场旁边外一个人工挖成的池塘边,坐在柳荫下望着池塘里洁白的莲花,我不禁又想起偷看她的事,立刻脸就红了。她到是大大咧咧地说,你喜欢我吗?


  我没回答,只是把一颗颗石子投进水里,其实泛起的涟漪就是我的回答。看见我脸上不自觉的笑容,她很老练地把我拽倒吻了我,现在想想第一次接吻就是激烈的Frenchkiss,那消魂冲动的感觉真是令人陶醉。这里要正告年轻的哥们儿,如果想控制自己,千万别跟女孩子深吻,那样你会快速地把激情燃烧到可怕的地步。


  热烈地吻让我血气方刚的身体起了反应,她却突然推开我说,你小子其实停坏的,别以为你偷看我,我不知道,有时是故意让你看的。看见她爽朗地笑,我简直无地自容。过了一会儿,她幽幽地说,别奢望我做你的女朋友,我已经不是冰清玉洁的女孩子了,相信那些传闻你也听过。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她突然开始脱衣服,把我吓了一跳。却只见她脱的只剩下BRA和内裤,一个猛子扎进了池塘。可真胆大呀,这池塘姑且有水草不说,原来还淹死过人呢。游了一会儿,她喊我也下水,我起初不干,后来色色地惦记看她的身体就也下去了。


  在水中,她的水性远比我来的精熟,她悄悄地潜到我的身下,把我的短裤给拽掉了,然后迅速游到了岸边上了岸。呛了几口水,我晕头转向地叫让她把内裤还给我,却看见岸上她赤裸着身体死笑非笑地看着我。


  冰凉的水也没阻止我的勃起,我都忘了怎么回的岸上,但我的羞耻感已经彻底抛在了充满春意的池塘里。我仰躺在岸边的泥土上,愤怒的小弟弟就象冲天的火箭般高耸着,你不是会示威吗?我也考验你一把,上初中时我虽然不算健壮,但因为从小和舅舅练形意拳,胳膊和小腹还是有些肌肉的,尤其是腹部的六块方形的毽子肉对女孩儿还是有一定的杀伤力的。


  她看了一会儿,就挪过来吻我,起初我故意不理她。但突然她突然,伸手把我的小弟弟给攥住了,还一上一下的揉搓起来。我一个末韵世事的毛头小子怎受得了这种撩拨,没有三两下,就缴械投降了。感觉自己的一部分在她温热的手掌里跳动着,还流出了粘稠的液体,我又有点不好意思了。


  高潮带来的慵懒让我几欲睡去,迷茫中我侧脸望去。夏日的阳光下,一具雪白的胴体挂着残留的水珠,在耀眼的光芒中显得格外诱人。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观察女人的身体,当真是「芙蓉如面柳如眉」「温泉水滑洗凝脂」。


  艳若桃花的脸旁上,星眸含情,略带调侃的嘴角边,媚笑如丝。这是十年后我凭着深刻的记忆用更深刻的语言来描述当时的情景。她的曲线是那么玲珑浮凸,浑圆的肩膀托着一丛黑色的长发,饱满白皙的乳房如同两只小鸽子般活泼跳跃,平坦的小腹下黑草如茵,纤细的腰身配合尖挺的臀部和丰腴的大腿,修长的小腿下一双大小合适的玉足,真不敢相信她可以跑出11秒7的成绩。


  温柔是什么概念,这一刻我已完全掌握。少不经事的过程已经一去不返了,她轻轻地拿着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我感觉就象握着一团柔软细滑的凉粉儿,手指划过娇嫩的乳头如同拂过饱胀的葡萄粒儿。慢慢地我俯下身把它们含在嘴里,品咂着少女的醇香。


  一阵软筋蚀骨的呻吟声传如我的双耳,有如男人最企盼的天籁之音。一双玉臂箍住了我的头,滑润的肌肤刮过我的脸颊,她扭得就象一条离开水的鱼。良久,我抬头凝视她的秀目,从迷离的目光里,我看见了跳动的火焰。


  「你想看我的身体吗?」她顽皮地看着我说。


  「我不正在看吗?」我笑着答她。


  「我……是指那里。」没想到阅历丰富的她也会露出羞涩的表情,好醉人啊。


  她说着,挪动身体,分开双腿,把她最隐秘的地方呈现在我面前。说的夸张一点,那时我仿佛被圣洁的光笼罩住了,因为人类伟大的诞生地已经一览无疑地向我敞开了大门。这是我第一次仔细观察女人的性器,它很美,至少对情欲中的少年来说是美的。浓密乌黑的体毛下一道粉红色的罅隙,这当真是懵懂男孩神秘的桃花源,也是深韵欢好男人的温柔乡。


  伸手触摸它的边缘,引来一阵战栗。看到如此情景的我有些惊慌失措,一只纤细的柔荑伸下来,轻轻地拨开了两片花瓣儿,又蜷起一根手指去挑逗那颗罅隙上娇艳欲滴的珍珠。汩汩清泉从洞内溢出,越发衬得那里面的深谧。


  「来……吧,我要你。」一个温柔的声音召唤着我。


  可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又是那只温热的手牵引着我的男根,进入了那段潮湿火热的所在。


  她不是处女,所以也少了疼痛的干扰,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中有她,她中有我。还有温软的唇和香滑的舌头来做伴,肌肤的摩擦带来更大的快感。


  曾有一段,我几乎要喷薄而出了,她却从容的在我的股间一按,化解了那几欲无法控制的暴发。然后又在我耳边温柔的吹着气,还讲了些逗我的话,让我重新进入了一个稳定的运动状态。


  我们亲密无间地纠缠着,过了很久,身下的她呼吸越来越急促,伴有如啜泣般的呻吟,冥冥中我感到那快乐的终点就要来临了,于是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让男子的阳刚之气尽情飘洒,深度的撞击让身下的女孩儿渐渐变的瘫软,终于在一声低吼下我把最挚热的激情都释放在了她的身体里。然后我们在颤抖中进入了云乡,久久不愿归来。


  这个女孩,不,应该说是女人,她教会了我人生最生动的一课,我要感谢她的慷慨,也感谢她的温情,而且她将永远烙在我的心上,不管我对她的感情算不算爱。


  【完】